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联系方式 >
窦店镇白草洼村:暗沟上搭小房 公厕脏臭不堪
【发布时间:2022-06-22】 【作者:admin】

  “你们快派记者到现场看看吧,村里个别人为了储物方便,在村内排水沟水泥盖板上私搭铁皮房,还把健身器材圈进去,害得大家无法健身,太不像话了。”近日,家住房山区窦店镇白草洼村的村民门先生来电反映,村内南北向一条大道的排水沟水泥盖板上,盖起了一溜儿7间铁皮简易房,不仅占压了部分道路,还把一些公共健身器材圈了进去。门先生还反映,村南头的一间公厕长期失管,里面污物遍地,脏臭不堪,无法下脚。许多村民对此颇有怨言。

  10月18日上午,记者驱车来到窦店镇白草洼村。从村北口走进村庄,只见这个村的村容比较整洁,脚下南北向的主路平坦,中间是水泥盖板铺成的宽约六七米、长数百米的排水暗沟,两侧栽着行道树。记者沿着排水沟盖板路向南走了100多米,发现路中间的盖板上,陆续出现了7间大小不一的彩钢板搭建的简易小房子,每间小房宽约三四米、长约五六米,有的门窗紧闭,有的大门敞开,有的没窗户。这几间房全都压在排水沟的水泥盖板上。

  走进这些简易房,记者发现,有的房间里面堆着各种破家具、破木板、破床垫,有的房间内还码放着砖瓦、红砖,显然是临街的村民住家用来堆放各类杂物用的。记者询问在路边休息的几位村民,据他们说,这些简易房是近年来陆续建起来的,起初就一两家占压排水沟偷偷搭建,后来看到没人管,就你也建我也建,越来越多,最终建起了7间简易房。“有的村民实在不像话,不仅在房间里乱放杂物,有的房子还把路上的公共健身器材圈了进去。村民想健身,都无法使用。”记者在现场看到,有两个锻炼腿脚的、完好的健身器被一间简易房圈了起来,上面落满灰尘,旁边堆放着大量杂物,根本无法使用。

  记者还在这7间简易房周边发现,靠着铁皮墙壁,堆放着一些破床垫、破木板和泡沫塑料,都是易燃物。在这些简易房最北边的排水沟盖板中间,还堆放着一大堆彩钢板、各种管线建材,显然是街边村民翻盖住宅使用的。在调查中,几位村民向记者反映,听村委会说,这些占压排水沟的房子不会存在太久,已经听到风声说,将集中拆除和整治。但记者采访当天,没见到任何整治迹象。

  当天在白草洼村采访时,有村民还带着记者来到村子南头路边的一座公厕,让记者进去看看,说里面脏乱得不像话,已经无法正常使用。

  来到这座有标牌、有管理责任单位和电话、有开放时间标示的正规公厕门前,记者被阵阵恶臭堵住了呼吸。走进大门已坏的这间公厕,记者傻了眼,只见几个坐便器和残疾人专用坐便器内,堵满了粪便;旁边的洗手台和水龙头都已破损,流不出水,不能使用。男厕内的几个小便池也坏了,地面上到处是秽物、垃圾,根本无处下脚。记者问身边的村民,这样的公厕怎么无人打扫,这位村民不满地说,“公厕原本是区里建的,委托村里管理打扫。可不知道为啥,去年下半年起,就不让村里管了。因为长期无人打扫卫生,就变成现在这么脏臭的样子了。”

  记者从白草洼村委会了解到,这座公厕原本为大部分村民和过往的行人、司机如厕服务。但因为很长一段时间失管,所以越来越脏乱,村民们意见很大。村委会主任告诉记者,他们已经多次联系这座公厕的建设和所有方,希望尽快清理改造,让公厕再正常发挥作用。本报记者孙小杰

  “你们快派记者到现场看看吧,村里个别人为了储物方便,在村内排水沟水泥盖板上私搭铁皮房,还把健身器材圈进去,害得大家无法健身,太不像话了。”近日,家住房山区窦店镇白草洼村的村民门先生来电反映,村内南北向一条大道的排水沟水泥盖板上,盖起了一溜儿7间铁皮简易房,不仅占压了部分道路,还把一些公共健身器材圈了进去。门先生还反映,村南头的一间公厕长期失管,里面污物遍地,脏臭不堪,无法下脚。许多村民对此颇有怨言。

  10月18日上午,记者驱车来到窦店镇白草洼村。从村北口走进村庄,只见这个村的村容比较整洁,脚下南北向的主路平坦,中间是水泥盖板铺成的宽约六七米、长数百米的排水暗沟,两侧栽着行道树。记者沿着排水沟盖板路向南走了100多米,发现路中间的盖板上,陆续出现了7间大小不一的彩钢板搭建的简易小房子,每间小房宽约三四米、长约五六米,有的门窗紧闭,有的大门敞开,有的没窗户。这几间房全都压在排水沟的水泥盖板上。

  走进这些简易房,记者发现,有的房间里面堆着各种破家具、破木板、破床垫,有的房间内还码放着砖瓦、红砖,显然是临街的村民住家用来堆放各类杂物用的。记者询问在路边休息的几位村民,据他们说,这些简易房是近年来陆续建起来的,起初就一两家占压排水沟偷偷搭建,后来看到没人管,就你也建我也建,越来越多,最终建起了7间简易房。“有的村民实在不像话,不仅在房间里乱放杂物,有的房子还把路上的公共健身器材圈了进去。村民想健身,都无法使用。”记者在现场看到,有两个锻炼腿脚的、完好的健身器被一间简易房圈了起来,上面落满灰尘,旁边堆放着大量杂物,根本无法使用。

  记者还在这7间简易房周边发现,靠着铁皮墙壁,堆放着一些破床垫、破木板和泡沫塑料,都是易燃物。在这些简易房最北边的排水沟盖板中间,还堆放着一大堆彩钢板、各种管线建材,显然是街边村民翻盖住宅使用的。在调查中,几位村民向记者反映,听村委会说,这些占压排水沟的房子不会存在太久,已经听到风声说,将集中拆除和整治。但记者采访当天,没见到任何整治迹象。

  当天在白草洼村采访时,有村民还带着记者来到村子南头路边的一座公厕,让记者进去看看,说里面脏乱得不像话,已经无法正常使用。

  来到这座有标牌、有管理责任单位和电话、有开放时间标示的正规公厕门前,记者被阵阵恶臭堵住了呼吸。走进大门已坏的这间公厕,记者傻了眼,只见几个坐便器和残疾人专用坐便器内,堵满了粪便;旁边的洗手台和水龙头都已破损,流不出水,不能使用。男厕内的几个小便池也坏了,地面上到处是秽物、垃圾,根本无处下脚。记者问身边的村民,这样的公厕怎么无人打扫,这位村民不满地说,“公厕原本是区里建的,委托村里管理打扫。可不知道为啥,去年下半年起,就不让村里管了。因为长期无人打扫卫生,就变成现在这么脏臭的样子了。”

  记者从白草洼村委会了解到,这座公厕原本为大部分村民和过往的行人、司机如厕服务。但因为很长一段时间失管,所以越来越脏乱,村民们意见很大。村委会主任告诉记者,他们已经多次联系这座公厕的建设和所有方,希望尽快清理改造,让公厕再正常发挥作用。本报记者孙小杰